? 疫情后首出行:陽光燦爛的日子去一趟沈陽,逛古玩市場看二手相機 - 云企幫

疫情后首出行:陽光燦爛的日子去一趟沈陽,逛古玩市場看二手相機

自從疫情出現,我就沒有出門。 這期間自除夕晚上開始不出門,直到四十天以后下樓剪一次頭,然后就是一個星期前的晚上去朋友家吃了一次飯。 3月27日是我第一次正式走出家門,我要去一趟沈陽,看看朋友,逛逛市場,辦一點事。 久違了戶外,久違了寬廣的街巷,久違了人們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都戴著口罩,竟然有些恍惚,這還是原來的所在嗎? 打滴滴車去高鐵站,師傅說他疫情期間停了一個月,現在每天也就拉九十元左右,到不了一百塊,影響還是很大的,但影響更大的是出租車,活兒減少一大半。 進高鐵站前要測體溫,然后要身份證掃描,但同以往差別不是很大,沒有什么不方便,一邊有幾個人停滯,好像外地身份證旅客要登記一下,留電話。 進站二樓候車,旅客還是不少,但三三兩兩分開坐,彼此自動保持距離。這期間樓下有兩次小的爭吵,不知為何,一些旅客在隔斷處往下看,我沒有動。 但一個小男孩上了二樓被車站人員攔住,離著遠一點不知道他們說什么,但我發現小男孩沒有戴口罩,被攔著不能檢票進站,孩子不知道怎么辦,很無助。 我走過去,給孩子一個口罩,孩子對我表示感謝,然后跑著去檢票了。車站人員跟著來到我面前,我以為他還想要口罩,就把剩下幾個拿出來,但他是對我表示謝意的,他說“沒有辦法,規定不戴口罩不能進站上車,而他也沒有多余口罩,要不就給孩子一個”,他再次謝謝我。 進站上車,到沈陽只有一站,46分鐘。由于疫情取消了很多車次,整個車廂是滿員的,原來以為會隔開坐人,實際是全部滿員,同以前一樣,但人們都戴著口罩。 到沈陽后出站要檢測體溫,但沒有另查驗身份證。 看看沈陽站西廣場,天多藍,陽光燦爛! 來到入住的小區,門口已經沒有檢測人員,憑鑰匙牌自由出入了。 晚上,同幾個朋友約在華山路附近一家“二老變泥爐燒烤店”擼串,這家店是朋友本家哥哥開的,在居民區里面,都是熟人來吃,基本沒有外地人,相對風險小,但要提前預訂,只有四張桌的家庭小店,非常實在,據說每天都是滿客的。 幾個好友趕來,擼串喝啤酒,羊肉串、羊腰子、羊排,弄了一大桌子。 這是一家清真小店,都是自己家里人做,而客人也基本都是熟悉的人,所以材料好、分量足,做的認真仔細,食不厭精,吃著非常過癮。 大家談論疫情,特別是疫情帶來的影響,而對接下來的疫情走向也是憂心忡忡。 28日是星期六,我想去魯園古玩市場轉轉,早八點朋友小丁來接我。 進市場只是測一下體溫,沒有手機掃健康碼。 魯園市場是沈陽一處比較大的古玩市場,開辦十幾年了,這里過去星期六、星期天有地攤早市,會有很多外地人來擺攤,一般是天亮就有人開始了。 小丁說這是年后,或者說疫情后首次允許擺地攤,但今年增加了星期五,以后就是每個星期五、星期六、星期日三天都可以擺地攤。 這里我以前經常來,但最近幾年來的很少,想想上次來逛還是2018年1月。 沒有想到,這里人非常多,樓下和樓上基本都擺滿了,而來閑逛的人也特別多,看來家里都憋壞了。 人們大部分都戴著口罩,但也有少數不戴、甚至不認真戴的,把鼻子直接露了出來。 擺攤雖然多,但我想看的東西不多,我20多年前就開始逛沈陽南湖的古玩地攤,曾經買過很多老相機、老手表、鬧鐘、鐵路杯、日記本等,那時市場不正規,但地攤上的東西大部分真正的舊物,而今,市場正規了,要找真正的舊物反倒少了。 市場上瓷器大部分是現代的,而手串與文玩、玉器很多也是低檔、甚至假的。 在一個小攤前看到一塊鉆石秒表要80元,這種表其實量蠻大的,但這塊是30秒的(60秒的數量多),比較少見,都是完好的,最后花56元買下(講價到50元,因找不開錢多給了6元)。 在另外一個賣回流貨(就是國外帶回來的東西),攤前買了一個柯達皮腔相機、一個望遠鏡。 柯達相機個頭大,畫幅就大,但非常簡易,過去也是便宜貨。但很新凈,也很完好,最后300元買下。 另外一個小望遠鏡花了200元,這個望遠鏡出奇是方的,這是很少見的,其他不出奇。 另外在一個地攤上看到一本1955年的分省地圖,很完整,賣家要10元,不講價買下。 其實老地圖我有1933年的,有滿洲國的,這本是建國后的。同現在出的地圖,在某些方面是不一樣,有時看歷史文章,找出對比一些,印象會更加深刻直接。 市場人太多了,特別是二樓的攤位以古舊物多,人們簇擁著,還發生了一次爭吵,兩個中年男人大叫著吵,原來是買賣的雙方,談好了價格,但賣方反悔了,不想賣了。 其實這種情況一般都是買方反悔,不是說買的沒有賣的精嗎?賣方反悔,買方不干,不依不饒吵半天,邊上看熱鬧的人不怕事大,起哄說“這也不像東北人啊,動手啊,別干吵吵??!” 外面轉了一個多小時,我決定到里面看看,這里有一家“萬寶齋”,店主同我是多少年的朋友。我在20年前同他就相識,以前買過他很多東西,已經兩年多沒有見了。 “萬寶齋”的老板張強是沈陽收藏界都知道的人物,雖然是經營為主,但他的知識面廣、經營領域大、見識廣,而且特別熱愛這行、肯專研,又能吃苦,在古玩這個領域摸爬滾打了二十多年,在瓷器、相機、鐘表、家具、雜項等領域都有很深的造詣,甚至是某一方面的專家了。 現在他的經營主要以精品為主,喜歡“玩好東西”,而太大眾化的東西基本不做了。 離開魯園來到了三好街,這里有個“維用”市場,進門要掃碼和量體溫。 這里有幾家賣二手相機的朋友,也是我非常熟悉的地方。 走進第一家就是“忠猛相機”店,在這里看看老膠片相機的價格,想回去寫點東西,結果還淘到了一只索尼24-105/4鏡頭,楊志忠讓我按進價6300元給他就行,我還是多加了100元掃碼,他又給我找一塊好的UV鏡裝上。 這些年朋友給我很多便宜的器材,讓我從容玩二手,也省了不少錢。 楊志忠我曾經寫過他,是沈陽下崗工人,因為喜歡攝影,后來逐漸玩相機、到開店鋪,也玩了二十多年,在這個領域里是收藏膠片相機與使用數碼器材都精通,屬于做二手相機行業里不多的雙修人才。雖然受疫情影響,現在客人很少,但他說還是有人找他的,“只要進來的都買賣東西,很少有閑看的”,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怕動蕩與低迷的。 第二家店過去是“小孔相機”,這是來自河南蘭考縣孔氏兄弟開的店,也是非常熟悉的地方,看見弟弟孔德銘,他給我看了店里的幾臺航拍機,我對他的一臺大疆御2有興趣,但他聽我的想法,不推薦我買這款,一是太大,不適合我背著到處跑,他推薦我買臺微型的,畫質也不錯,偶爾用用。另外如果非買御2建議我多花點錢買帶保險的,因為太多的新手摔機,而要自己承擔損失。 小孔是一個特別能吃苦的年輕人,14歲從家鄉跑出來,開始太小,打工都沒人要,就在鄭州街頭賣饅頭,后來到深圳打工,因為能干升為管理幾百人的車間主任。他哥哥當兵轉業后留在沈陽,他便過來沈陽幫助哥哥做生意,僅僅幾年,他靠聰明智慧、吃苦耐勞、信譽靈活,成為目前沈陽最大的二手器材商。他說去年底,一度擠壓了500個相機鏡頭,但他在兩個月內都推銷、轉手出去,年前他已經很輕松了,雖然年后生意受影響,但不是太大。他說疫情不得不在家休息一段,要不他一年休不了4天,一大家子生活需要,壓力還是挺大的,但他聰明能干,并不怕什么。 第三家就是早上同我去魯園丁競杰的“杰瑞相機”,他給我看一套國外帶進來哈蘇1600,這是最早的哈蘇相機,使用柯達鏡頭,是非常少見的收藏款式。 在這幾家店里,丁受疫情影響比較大,主要是他基本不靠店面買賣,而是四處給人找貨源,有時還要去國外,疫情影響,什么也動不了,而店里的東西也積壓不少。他生意做的不大,媳婦也沒有工作,基本是靠小打小鬧來維持生活。小丁為人好,講義氣,朋友多,受益于江湖,有時也牽扯精力。 最后我在他這里買了幾把日本回流的紫砂壺和一些雜物,花了2000元。 最后我到對面商場里閆國立處保養了一下相機,維修了一個燈。小閆年紀不大,但已經有十幾年維修相機經驗,現在數碼器材幾乎沒有弄不了的,手藝已經相當好,加上小伙子人品好,收費合理,一般小活不收錢,在業內名聲很好,找他修器材的人也很多。 雖然疫情,但對于他也影響不大,本來生意就多,維修的活兒排著干。 最后我們幾個人又開車來到昨晚的“二老變泥爐燒烤店”,來這里吃火鍋兒,雖然沈陽的餐飲已經全部放開經營,但還是覺得這里相對安全一些,基本沒有啥外來人吃飯,都是本地的熟人。 這家小店是以烤肉和燒烤為主,也準備了老式炭火鍋,但需要提前預訂,好在都熟悉,我們來時都給準備好了,完全是家庭做法海鮮、涮菜,手切鮮羊肉,太實在了。 但是我明顯胃口不行了,主要是中午楊志忠給我買了一碗排骨,加米飯,還不太餓,但這火鍋我可是想了很久了。 今天最大的感受是太累了,上午出去,直到下午四點,一直溜達看東西,雖然有很多時間是坐著的,但我還是覺得累,胳膊和腿,甚至肌肉都疼。 我自從2019年底外地回來,我在家里整整待了三個月,特別是春節后沒有出門,天天除了上電腦寫東西,就是躺著,身體不行了,再不鍛煉,就廢了...... 我原計劃5月下旬還有一次珠峰東坡17天的高海拔無人區徒步行,這樣的狀態絕對去不了,也走不下來的。 這可怎么辦呢? (說明:照片里的人平時都是戴口罩的,是拍照時應我的要求暫時取下)
?
(★^O^★)MG野牛闪电战客户端下载 王者捕鱼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快乐8开奖记录 豆豆广西麻将下载 江苏快3技巧稳赚方法如 黑龙江十一选五和值表 爱玩棋牌官方棋牌就 捕鱼游戏机赢钱技巧 体彩排列三坐标走势图 福建11选5最新走 四肖期期准一期期乚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浙江 终于知道四方河南麻将一直赢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大星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